當前位置:首頁 » 先人紀念堂 »

阿母,我好後悔啊

作者:陳思超  來源:南安文學  更新時間:2013年02月12日

阿母,我好後悔啊

2009年06月09日

父母親給了我血肉之軀,生我養我,恩重如山。父親80多歲時離別我們走了,我們想好好孝敬母親,讓她過個舒適愉快的晚年。

幾年前,母親患了重感冒。我們兄弟姐妹們趕緊把她送進醫院。醫生說要驗血、驗尿、透視、做心電圖等等,我們一律照辦。打針、輸液、吃藥,兒孫們輪番照顧,親人們紛紛前來探望,我們兄弟姐妹們工作單位的領導、同事,也來慰問。母親有點緊張,多次問道:“我是不是病重了?是不是給大家添忙了?”幾天後,母親出院了。她一再詢問:“住院花了多少錢?”說著要自己掏腰包付錢。後來,她知道花幾千元醫療費住了幾天醫院,一直念叨:“小感冒,喝些姜湯就好了,何必花那冤枉錢呢!”從那以後,母親身子一有毛病都不上醫院,即使看醫生也堅持不住院。她說:“90多歲的人了,治療不治療沒什麼差別,聽天由命吧!”

豬年過春節的時候,兒孫們都來向母親拜年,母親很高興。兒孫們祝她老人家吃到一百歲,母親說:“各人有各人的命,我不用活得那麼多歲,老了該走就走,不要拖累子孫。”正月底,母親受了點涼,咳嗽起來。我請母親到醫院看看,她不同意,說:“沒什麼了,吃點藥就好了。”其實,花些錢為母親治病,對我們兄弟姐妹來說是沒問題的。母親僅僅吃了一百多元錢的藥,雖然還有點咳,但精神還好,大家也就沒有特別留意。那些天我有點瑣事要辦,母親見我和她說話不太在意,就說:“你有什麼事該辦就去辦。我是老毛病,一時死不了的。”我有一場講座要準備,於是找資料去了。

晚上,我在燈下寫東西,母親對我說:“時間不早了,要休息了,不要熬夜。”我聽話地關了燈,躺在床上構思,不知過了多久,有了好詞好句,就開燈續寫。母親見我房裏燈光再亮,又來敲門,囑咐我早點睡覺。一連幾個晚上都如此,我心中有點納悶。眼看母親有話要說,問她,都說沒有什麼話。

過了正月,母親要妻子給她洗澡,叫孫兒給她修指甲,她的話也多了起來。她講永別了的親人的故事,興致很高,講到兒時的趣事,笑得很開心。那些事兒,我聽了好多次了,就任她講了。我拿了本閒書,坐在她身邊和她搭話。母親說:“到了這個時候,什麼好東西也不想吃了,只想和兒孫們說說話。”我以為沒事,也沒放在心上。第二天清晨,我要趕到水頭鎮講課,走到母親的臥室向她道別,母親已經不能回答我的呼喚,帶著微笑走了。我方寸盡亂,任我痛哭流涕、任我嚎叫訴說,母親再也不能答應我了,世界上最疼我的人就這樣走了。

我愛我的父母,想盡孝而他們都不在了。我好後悔啊!我早已退休,有的是時間,母親發燒咳嗽的時候,為什麼沒把她送進醫院?如果對症下藥,也許母親還在,真能活到百歲。我也沒有什麼要事大事,為什麼沒有在她身邊陪她多說說話,讓她多得幾分寬慰,多享幾分天倫之樂!父母勤勞善良的特質已經溶入我們的血液,在我們心身上留下了烙印。我做得很不夠啊!

幼稚的孫輩懂得“阿太是阿公的媽媽”,卻不知道“阿太老了走了”的含義。他們看見面對阿太的照片而淚流滿面的阿公,就認認真真地勸我說:“阿太飛到天上去了,飛到幸福的地方去了。”我想,童言如真,阿母在天有知,一定會含笑的。母親,您安息吧!

 

Copyright©2006 - 2016 lb.nanchens.com  版權所有:永春仙鄉林柄陳氏宗親網

網站管理員:陳承溢 電話:0852 - 9802 6641 傳真:0852 - 2911 4810 電郵:cs@nanchens.com QQ:2668771678

如果本站中有內容侵犯了您的版權,請您通知我們,我們將及時取得您的授權或馬上刪除。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