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大嶼山聖一老和尚

作者:鳳凰嶺居士   來源: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年09月20日

香港大嶼山聖一老和尚

2009-12-05

香港大嶼山聖一老和尚,字玄機,廣東陳氏子,新會天湖均和裏人;父諱陳炳容,母林氏月滿。壬戌(1922年)十一月十三日生於江門市李家莊。袓父始辦米行,父繼袓業。師有兄弟各一,妹妹二人,生時天呈瑞相,人見天門開;家中耆老雲,此子他日得成大器。袓母遂囑小姑悉心照顧。

師悲心尤重,幼弱之年見同伴鬥蟋蟀捉小鳥,即以零錢買而放之。時節家中湯雞則在旁哭泣。過年拜神鯉魚,偷放江中。一日得病,父與錢看病,行經市集,見有販賣田雞,對田雞曰:“今所得錢,唯能買有緣者。我以錢相擊作聲,若聞聲望我者,買汝放生。放生後回家病癒已。”

時市中有名“字紙榮”者,為尊重“字”故,凡地上有字之紙,皆撿而火化。師仰慕之,亦時撿地上字紙乃至有糞廁紙,潔淨吹幹而化。

十六歲暑假期間,父營米鋪有掌櫃名梁錫堯,見師善根深厚,贈以“王一庭”“佛教叢書”。閱後,師即晚開始念佛,翌日起食肉邊菜。每有乞兒至鋪前行乞,師皆教念南無阿彌陀佛,更取鋪中米品與之。父後聞不許,便把地腳米潔淨與諸乞兒。自始師“一心念佛”“度人”。晚上於鋪上天臺念佛,天亮回至鋪中做生意。心中佛號不失,不隨境轉;行住坐臥點算銀票乃至打算盤也一心稱名。時跪在拖鞋上念佛,才念兩三聲已過一枝長香。心常清淨無有妄想,唯與人交談才失卻佛號,起分別故。

其時師對自已一舉一動亦常覺察,身才動,心即至。乃至心身一如。後覺如是用功較為辛苦,未能八面玲瓏,失卻靈活。有心用功之故,遂舍而專意念佛。未久有一老婆婆至家雲:“汝家中多有神佛,必有持素念佛人。”時家人還未得悉師之密行。

師年十九,中日戰爭,江門淪陷,米行結束,父母允可出家,爺爺親送香港荃灣東普陀。然好事多磨,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尋師剃度,種種魔障,病難苦厄,險喪生命。後因東普陀因緣未遂,師便離去。可惜其時各道場皆不留單,以至師食宿也成問題。幸得一外道收容,惟需念大悲咒符與道人賣錢活命。師一心念咒,數日後,道人呼至田中拔草,師心不離咒語;未幾在田聽有念咒聲,師遂止念,四顧無人,唯聞咒聲,頓起疑情,細察,方覺聲唯心生,覺時咒聲頓息。數月後有尼眾介紹至蓮花山西竺林禮信求和尚為師。於九月十九日剃發,隨至鑽石山志蓮淨苑,聽韋庵法師講四十二章經、怡山發願文等。時初慧和尚亦預聽席。後與同學至羅浮山華首台住大半年。

戰亂期間求戒艱難,落發三年還未受戒,師心中苦悶。後聞韶關南華寺虛雲老和尚道場開戒,遂背綿被盆鑊等用具步行往韶關,維時十天,於壬午年(1942年)十一月從華首台抵南華。正值老和尚至重慶建息災法會。常住安排于庫房舂米及任職行堂。翌年春戒期,師乞受三壇大戒。戒壇慈悲嚴加教敕,師放下身心,隨眾起倒收攝六根。早課念楞嚴咒,隨咒文轉入心窿,忘卻身心,入定出定如反掌般。晚上坐香一時三刻,一念即過,清涼安樂得未曾有。

出戒壇後複仁和尚請當衣缽侍者,兼理財務。於丈室首次見虛老,時戰戰兢兢,不識頂禮。老和尚喚,頂個禮哪。一日老和尚慨歎佛法衰落。師雲不會。複曰,佛即心,誰能滅心!心不能滅,那又如何滅佛?老和尚笑雲,理如是,事則非。又常住建海會塔,老和尚吩咐潔淨舊玻璃以安佛用,囑勿弄破。師小心翼翼以水洗淨,見還有污漬用力刮之,玻璃即破裂少許。師驚呆。後告老和尚。和尚雲,破爛,在那裏看不見。師指裂處。老和尚手摸笑曰,小小一點。師心中有省,知前途定已。

後複仁和尚繼任南華寺方丈。時有人爭方丈位,欲推倒複仁和尚。師負責財政數目,知和尚忠厚。挺身維護,議論息然。

一日虛老和尚與鈔票一箱,囑至湘粵邊界平石市買米三百擔。師駕輕就熟,一日夜收米二百多包。是夜睡米上,恐為人盜去。天亮以火車運至韶關,複以船載回馬壩。後由新戒擔回寺中。

時虛老為廣東省佛教協會會長,派師代理,兼當理財之職。時省內有不如法出家人,師欲清理,豈料整頓不來,更惹官非。後心感以制度律人之艱難,還是以佛法教化攝引為妙。

一九四四年日軍攻陷曲江,庫房缺糧,常住田租無人願收,師便獨力承當。收租時巧對土人雲,汝等耕六祖田,我為六祖香燈,代為收租。若得六祖被蔭,吉祥如意。遂收榖四百擔。又複仁和尚為常住買榖三百擔,藏於倉庫。後為偽軍所封,師與維那師直往日軍軍營議論,得同意解封。翌晨眾僧從米倉挑榖回寺,偽軍與土匪隨後即至。米糧幸保不失,大眾始得飽餐。

乙酉年(1945年)年初一,師代表南華寺到雲門向老和尚拜年。老和尚一見即道,聖一打跛你的腳。師心雲,糟糕糟糕。回南華後不久,感於對佛法瞭解不足,師欲往佛學院修讀,遂向客堂告假。時知客惟因法師不允。師堅持並溜至廣州六榕寺。數月後與巨贊法師等六人經香港乘船至上海。

時福善和尚在玉佛寺上海佛學院當教務主任。師在院中修讀兩學期後,因院內爭執煩亂,教學方法亦未相應,遂離去。時值太虛法師在玉佛寺中往生,圓寂時師侍其旁,助念彌勒佛號。

一九四七年冬,師從鎮江乘船,至焦山定慧寺。初登山門牌樓,即憶南華夢中曾見此情此境。後心中決定,于寺中潛心修學,以江為關門。時焦山佛學院院長茗山法師問師,有何習氣。曰,過午不食。法師雲,無礙。在學院師任班長,日中惟自用功,一心讀經;晚上勤懇禮佛,師反觀能拜者是誰。久之,不覺有拜,覓拜不可得,久拜而無累,非常受用,無心用功之故。

師感辯才不足,禱於觀音。夜夢二髻善財。師對曰,弟子蠢鈍,舌頭短小,不懂講話,恐日後未能講經說法。童子曰,讓我看看舌頭。師乃示之。童子把舌頭拉得長長。師醒後看舌如前長短。過二天,再問菩薩,今學經,他日回港,有成就,能說法否?即入夢,見一莊嚴佛殿,兩旁柏樹如火般紅。師遂登樓閣,見一高大老和尚。老和尚無言,唯送一紅祖衣。師接衣曰,這又怎麼辦?老和尚取三鐵盆,一一放下。師時年二十七。

一九四八年內戰,師感在焦山因緣盡已,即經上海取道汕頭回香港。在潮州應同參定因法師邀請,在達濠青雲庵講大乘起信論,續講楞嚴經十天。後大眾見政局穩定,請重講楞嚴,維期三月。法會畢,放蒙山施食一堂,由師主法。時庵旁有北帝廟,常有扶乩問事。師一日路過,乩文即字。聖一和尚來,和尚就是佛。乩又問修行路徑。師曰,左又不著,右又不著,中流直去,入薩婆若。乩即字,一針見血。後乩文曰,汝等居士拜懺七天,無一孤魂得度。和尚等在達濠山上放蒙山施食,度千千萬萬孤魂矣。

後汕頭戰亂,師乘貨船至香港尖沙咀,轉車回荃灣西竺林後山,只園靜室。師時修行用功仍一心念經,楞嚴法華等皆熟讀,金剛梵網亦能背過。在潮州時,嘗聞一老和尚言血書佛經之意義,師遂發心血書金剛經。初以刀割舌,舌則縮避。後以齒咬定,割之得血。割舌六次,得血不多。後割舌心,得血十五滴,便把經抄畢。圓滿之日,十數小麻雀銜草進屋,散於地上,供養讚歎。

一九五零年,師於蓮花山只園精舍為法慧、泉慧、祖印、法海、萬心等法師講金剛楞嚴經等。後因治安不良,遷住葵湧續講。後岑學呂居士請法慧法師問師,汝講楞嚴,或楞嚴說汝。師無對。後決定用功參禪。

時師常應各道場邀請講經,唯未升大座轉法輪。一九五一年荃灣竹林禪院請升大座敷演法華,師不允。三請後,遂允講金剛經,請經代表廣普法師下山回復。是夜,師夢善財童子曰,請法師講經。師問講什麼經。童子曰,十三單,十六單。翌日廣普法師回復雲,大眾堅請講法華經。師即會意,十三十六之和,即法華經二十八品加經題,共二十九,遂應允。後師讀經一日一夜,即會法華意旨,天雨至山為山水,至湖為湖水,至池為池水,經河流,入大海,皆為海水。即會三歸一,會九法界為一法界之意。師遂披紅祖衣,升大座,轉法輪。期時老參師父雲集,說法四月餘,大眾歡喜,得大受用。時師方會焦山夢境之兆。

隨後師至昂平與數同參住慈悲院,時海仁法師為大眾演楞嚴經,師則參禪用功,惟寢時,常覺為人所追,反思必為業障,遂拜法華經。師拜經非一字一拜,但于佛前解經,一兩句後一拜,拜至安樂行品,於夢中得感應。後禮至藥王菩薩本事品,夢藥王菩薩摩頂告曰,善男子,汝欠常住一年糧。師即憶昔于南華時,在茶館失常住十五擔榖,遂請方丈本煥和尚集眾,告之聖一法師失常住物,今連本帶利還榖二十擔。正恰一年糧,後惡夢自消。

其時師見宏揚淨土人多,宗門冷落,遂發心繼振宗風。正值複仁和尚住地塘仔法林禪寺,師往親近。冬季,與同參震天、雲妙、道海、性空、慈祥、明鏡、妙境等師,于法林打禪七。自始師常住錫大嶼山、地塘仔、昂平一帶修禪辦道。

一日師睡醒,手觸身旁有一裸女,遂不敢動,起床後不見有人。又一夜覺有人代為蓋被,其手如冰,知是非人。

1954年,震天法師,獨住地塘仔後山高屋靜室。正月十五日,師往同住,用功參禪;師當維那,日坐四支香,零晨二時至六時,七時至十一時,下午二時至六時,晚上六時半至十時,時師參狗子無佛性,妄想來即提話頭,無妄想則心空空如也。一日養息香,師打三錘木魚止靜,未久心起一念妄想,師即提話頭,忘想息滅;心又起兩三妄想,再提話頭,亦滅;妄念遂傾巢而出,排山倒海而來,師即提話頭,頓時一拍兩散,不見身心,內外俱寂,當下迥脫根塵,靈光獨耀,一念驚恐即失卻。八月十五日師離高屋而去。

1958年某日,師船上巧遇一僧,剛從雲居山回來。僧人告之,虛雲老和尚言,恐明年汝不復見吾爾。師聞即會意,即回雲居求法。接法前夜,夢大和尚三人,披紅祖衣,步進大殿,喚師同往,師答,吾需接法去。醒後往詣老和尚,于窗外三叩,門內無應;複命侍者房,侍者引進。老和尚遂傳溈仰正宗,取法名宣玄,為溈仰宗第九代傳人。法偈曰:

  宣宏妙義繼先宗,玄玄泯跡事鎔融;

  聖解凡情空花影,一任逍遙自在人。

後老和尚言,沒什麼送你,遂取日用紫衣傳師。師住雲居月餘不願離去,老和尚不允。敕師回港宏揚戒經。下文從虛雲和尚法匯節錄。

1958年戊戌三月參禮老和尚請示法要

去歲戊戌春三月,予往雲居,謁老人于茅篷中,禮拜畢,老人拈花生,予合掌先問曰,禪宗如何用功?老人曰,食花生。予意老人不我聞,再問老人,又曰食花生,予茫然不解。兩日後,複申前問。老人歎曰,近代禪宗看話頭,話頭是何物?能看是何人?予會意,歎老人慈悲方便指示。

次日,予問老人曰。妙法蓮華經多寶品雲。釋迦佛有無數分身佛。未蔔十方世界。那一尊佛是釋迦分身。老人曰。汝是那個分身。予聞語驚惶不解而去。次日複問分身義。老人曰。汝適從藏經樓來。此就是分身。吾默然首肯。

又問法華經如來壽量品,釋迦成佛時雲,無量劫以前成佛。我等將來成佛之時,亦是無量劫以前成佛否?老人曰,一佛一切佛,心是如來地。予所問畢作禮而歸。不意雲公老人今秋寂滅,再見無期,悲夫。

己亥年十一月弟子聖一恭錄

師離雲居,取道九江往九華山,夜宿旃檀林,複至肉身殿守塔,天亮步登天臺頂。後經上海,至寧波阿育王寺禮舍利,見舍利青色如白豆般大。育王寺不留單,遂至普陀山普濟寺,時日深和尚當方丈,正值島上大量駐軍。師為港客,無糧票,得常住慈悲,日施米飯一碗。後由小沙彌帶遊梵音洞,師向洞禮拜一須臾,即見菩薩現身,頂戴毗盧帽,身穿黃袍,手持經卷。師遂向菩薩祈求持戒,修禪定,得辯才,生淨土等等願。

離普陀,師乘火車至太原,因無糧票車上亦無素食,師兩天不得食;經南京乘船過長江,在船買得一菜飽,惜內有蔥蒜,惟與他人。後至德州轉車太原,在德州買得一冰球以作點心,一不留神,冰球掉在地上,有一耕田老伯伯為師拾回,複問師,食飯沒有?答,每次也買不到。老伯伯言,這次買到。果然從一姑娘買得一碗蕃茄面。師問伯伯什麼地方來。答,五臺山不遠。抵太原,尋伯伯蹤影不見。

登五台,住金閣寺一天。複至碧山寺廣濟茅篷,見到能海法師翻譯經典,遂請開示。法師說,持戒。後知客妙江法師帶游山,有兩三居士隨行。朝東台,北台,南台而至西台;再行兩天經關帝廟到龍洞,在洞中朝拜,與同行觀洞深處先後五次。而師每次見不同影像,先見彌陀,次見釋迦,後見持劍文殊,繼見側坐紅面金剛,最後為指天指地釋迦太子,師視之為一生之縮影。

離五台,師次游終南,複至臥龍,于臥龍寺留宿兩夜。其時民情緊張,道場多不留單,對臥龍留宿之恩,師銘記心中。後至耀縣大香山禮妙善公主,見菩薩像坐石上,栩栩如生,師心大歡喜。後往峨眉禮普賢菩薩,朝樂山大佛後回港。師是次回國,為期三月。

回港後,師于度輪法師所辦之佛教講堂,講梵網菩薩戒經及金剛經。後回大嶼山地塘仔法林禪寺,參禪辦道。

1960年代,師在寶蓮禪寺當職維那及西堂,亦常應邀至各道場弘法。於通往地塘仔及昂平路旁,常見一苦行僧淘沙堆土,砌石成室,如是往返三年,僧無語,師亦無言。一日師問,作什麼?僧答,起道場。複問,多少人住?答三十多同參。師曰,我幫你。後把寶蓮寺請講法華經之經資,予僧買鐵及水泥。僧者悟明長老也,所建道場,今為寶林禪寺。一年後,正值師在靈隱寺講梵網經,悟明長老往生,大眾請師接管寶林。自始除於寶蓮禪寺當職,師皆駐錫寶林。

1966年,師發心打禪七一年,同參有雲妙和尚等。後有居士三姑來護七,三姑曰,未應邀前,於夢中見一老和尚囑其護七,和尚足母趾有損傷,與寺中觀音菩薩像無異。像今猶在,後三姑往生時,見大光明相,含笑而逝。

又師應慶常法師邀請,至鹿湖精舍講地藏經,打地藏七。圓滿後,慶常法師把法會經資,塑造一地藏像,後送寶林禪寺。運送當日,鳳凰山滾下三塊大石,互相撞擊,嚨嚨作響,如放大炮竹,滾至寺後不遠而止。

其時,師感於一年打七,不甚相應,遂發心燃指供養地藏菩薩,願代地獄眾生受苦。鑒於無人懂燃指之法,師自設之,先以鹽混黃土作一蓮花圍敷於指基,並以繩緊索指節,再以檀香木條及棉燈心系指,使令堅直並作導火,燃點後,緩緩加油燃至指節。師燃指時,異香飄散,後得指骨如雪般白。今埋寶林禪寺地藏殿后。

又有松泉法師請至香港法雨精舍講地藏經,下山前夕,師夢被請講經,允之,遂出門見一白馬,乘之赴會。路上陰陰沉沉,後登一高臺,見無量無邊孤魂,頭如覆鑊,師三稱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地藏王菩薩,繼念大悲咒心經,即下臺乘馬回寺。下馬處即今寶林禪寺前案山大石。

1978年 3月,師與法藉僧人法喜、慧行法師等,同至韓國參訪。於松廣山松廣寺參九山禪師。

師問,趙州曰,庭前柏樹子。九山曰,趙州意,不識故,惺惺起疑。

又問,趙州無,怎麼用,怎麼參?山答,趙州道“無以前著眼”。

又問,提狗子無佛性(可以嗎)?九山答,怎麼則韓驢遂塊。

師又問,是甚麼話?山答,六祖雲,吾有一物,無頭無尾,無名無字,常在吾人動靜之中,收不得,是個什麼?

後又至伽耶海印寺留一偈:

  六祖頂相歸新羅,曹溪一滴便成河;

  僧侶修行多悟道,海東佛法滿娑婆。

離韓國後師往日本經奈良,京都,大阪回港。

1979年,祖國十年動盪複趨安定,宗教政策終也落實。是年師與壽冶和尚、智鴻法師等回國朝山。初至普陀,全山唯見妙善、道悟等三兩出家人,肢離破碎殘缺不全之佛菩薩像,還零散地上,甚是淒涼。後與妙善和尚共議重興普陀,師舉八項建議,

  (一)僧須穿僧服;

  (二)綠化普陀,廣種樟樹;

  (三)寺前可讓善信參拜,寺後留作僧眾用功之用;

  (四)僧應上早晚殿;

  (五)普陀需自力更生,如生產紫菜等輕工業;

  (六)安電燈;

  (七)修山路;

  (八)清理梵音洞底英泥石塊。

後師得邵偉明夫人支助,對復興普陀,在金錢上也作大貢獻。離山前師留偈:

  五蘊空時觀自在,度盡苦厄觀世音;

  莫謂普陀居南海,常教離塵朝名山。

複至蘇州寒山寺,師也留一偈,後馳名於世。

  寒山拾得如兄弟,中國人民是一家;

  我雖出家未出國,頻回祖國瞻繁華。

師自始常回祖國,助各道場重興,出錢出力,凡有功德無不興崇,凡有艱苦無不樂助。曾資援道場如雲居山真如寺,九華山,廬山東林寺,西安臥龍寺,成都昭覺寺,山丹大佛寺,五臺山普壽寺等等。此外師也得無著庵衍純法師幫忙,為全國道場供應金箔,以鋪佛金,因之而得現金身之佛菩薩像,不計其數。故師有護法金剛之稱譽。

1980年。師重修寶林禪寺大殿。留緣起碑記如下:

寶林大殿緣起。

鳳凰半麓,靈氣盤桓,有寶林焉。其寺始于悟明長老,初來此山,獨居三十餘年,人以苦行見稱。後選此地茅庵一所,每日淘沙擊礫,砌石成室,大有興叢林之勢。無何年耆壽盡,無人繼志,眾乃推吾住持,勉為之。幸遇陳君道生,協商向政府註冊,並買地,定為十方堂口修行道場,始著手建設各寮,以安僧尼四眾。最後興建大雄寶殿,由馬海則師樓設計,建華公司承建,各善信捐資,集腋成裘,落成于庚申年春。溯其來源,記其本末,以昭來者。

寶林寺 聖一謹識

一九八零年歲次庚申

1982年,寶蓮禪寺智慧法師請師為迎藏經團團長,在北京受國家領導及佛教界熱烈歡迎,為文革後首批回國並為國家熱情接代之宗教團體,意義重大。師在北京時作偈兩首,如下:

  歡天喜地入京城,迎得龍經無上榮;

  中原有褔邊夷樂,四海同歌不絕聲。

  香港信徒望佛經,幾回夢到北京城;

  今朝蒙賜大龍藏,白馬南飛利有情。

同年,師應九華山仁德和尚邀請,在九華講地藏經 。後臺灣淨空法師把講記,編錄成書,廣泛流通有序如下:

甲子仲春,余應香江佛子之邀,為演六祖大師法寶壇經,同參研習,以是因緣,得訪故人聖公長老于寶蓮。展讀聖師之地藏本願經講記,踴躍歡喜,不能自勝,複詳披究,見其詞坦義明,質直詣實,言近指遠,深契當機者也。……今聖師於劫後,欣逢勝緣,複演之九華,深得意旨,以名號佈施見聞三品,結歸三寶,發明一經真實功德,利濟無窮,自非具眼知識,莫能之也。讀竟如飲甘露,如獲至寶,即于講席,普勸流通,使天下學佛之士,各各了知,正修行路,不墮邪見,不造惡業,心開意解,增長福慧;庶不負佛祖之悲願,大士之宏誓,暨聖師之婆心苦口也。

佛曆三零一一年清明前一日華藏沙門淨空謹識

1983年,寶蓮禪寺推舉師為第四代主持。正月十七日晉院,升座時風雨大作,有雷震萬鈞傾湫倒嶽之勢。師在位時,秉行古風,道場以無事為興盛。師在位時始籌建於一九七零年之天壇大佛,終出現於木魚峰上。編者正贊一句又如何:

  天鼓雷鳴雨灑花,寶蓮飄香慶得主;

  木魚始現天壇佛,天下蒙恩金護法。

1986年,師與徒眾重遊大香山,見昔所朝禮之菩薩像不復再見,含淚而說偈言:

  廿八年前觀世音,而今到來不見身;

  歎息眾生無褔慧,何時再睹大悲王。

1990年,師退居寶蓮,回寶林一心教禦徒眾,時常住眾漸多,須重編寶林堂組織。章程有緣起文如下:

緣起

世尊湣念眾生,思拔其苦,而與其樂;故垂其教,立律範僧;大法東流,百丈大智禪師,鑒事有古今之殊,鄉風之別,為育來昆,蓋建叢林,立清規,故雲,吾所宗,非局大小乖,非異大小乘,當博約折中,設于制範,務其宜也。

鳳凰山半麓,寶林禪寺,遠紹宗門之洙泗,繼振六祖家風。開山祖悟明大師,苦行見稱,淘沙擊礫,砌石成室,立山門清勤之風範。中興祖聖一和尚,法承虛雲祖師,興殿堂,行祖訓,禦徒眾,道場得以聳現,十方雲集。叢林既立,清風軌範,順理成章,以為後學之津梁。

今此寶林堂組織章程,乃契目下因緣,而不失祖師遺旨,以便來者能盡合時宜,依宗風而活於運用。

師曾有偈贊誦寶林家風:

  寶山寶海寶林寺,鳳山鳳冠鳳凰兒;

  厥地開山有初祖,俄成寶刹育群雛。

  交通不便少遊客,夜靜無人坐禪時;

  人人勞動壯筋骨,日誦金剛長靈資。

  接待十方來往者,禮仁下士敬諸師;

  純是出家清一色,半月布薩誦戒儀。

  大眾和合學解制,行籌安居把戒持;

  更有地藏王寶塔,午夜鐘聲啟人思。

至今寶林禪寺乃香港僧眾最多之道場。

1997年初,有錫蘭僧人,為師之德行所感,請般若難陀大長老從錫蘭送來佛陀真身舍利。寶林四眾弟子熱烈歡迎,舍利今存寺中。師有頌文如下:

  法身清淨如虛空,報身功德贊無窮;

  化緣已畢應身滅,卻留舍利度童蒙。

本師釋迦如來十九歲出家,五年參學,六年苦行,三十歲成等正覺,說法四十九年,有緣眾生度盡。其未度者,亦作得度因緣。故佛入涅槃,全身皆是舍利,分為三分:一分天上,一分人間,一分龍宮起塔供養,令種善根。印度阿育王將祖傳一分,使鬼神分佈南閻浮提人多處皆置一粒。我國華夏有十五處出現,五臺山白塔頂,佛舍利每放光明,但不可見。唯寧波育王寺一粒安奉塔院,可瞻可禮。

唐僧子鄰,詣嶽廟誦法華經求見母親,岳帝指往鄮山育王寺禮佛舍利,才四萬拜便聞母喚雲己生忉利天。又虛雲老和尚禮佛舍利感母生天。

可知佛舍利為人天福田,禮拜者罪滅福生,供養者可求如意。

梵語舍利,此雲堅固子。修行戒定慧等法堅固則皆有。修行堅固成佛故有。歷代祖師堅固修行悟道亦有。凡依佛法堅固修行者皆有。今佛舍利由斯里蘭卡大德高僧送來本寺供養,普益有情,即今奉安一句,又作麼道:

  稽首如來真身舍利,或全或碎教演三一,

  或偏或圓機分大小,同歸毗盧華藏性海。

一日有弟子問曰,他日往生,如虛老生兜率否?師答,無一定,如流水般,隨緣而去。如是師之境界。編者歎曰:

  如雲行空,如水潺潺;

  無心而去,普潤世間。

丁醜年秋弟子衍空恭錄

 

Copyright©2006 - 2020 www.nanchens.com  版權所有:南陳宗親 網

網站管理員:陳承溢 電話:0852 - 9802 6641 電郵:cs@nanchens.com 微信:mouchun112 QQ:2668771678

如果本站中有內容侵犯了您的版權,請您通知我們,我們將及時取得您的授權或馬上刪除。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