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子褒對香港教育的影響

作者:   來源: 互聯網  更新時間:2013年04月12日

陳子褒對香港教育的影響

摘錄《香港私塾教育發展》中國傳統私塾
柯嘉榮 2013/4/12

(五)陳子褒對香港教育的影響

陳子褒(1862--1922),名榮袞,字子褒號耐庵,是清末民初的教育家,曾拜康有為師,與梁啟超為同學。1899年,陳子褒於澳門荷蘭園正街設立「蒙學書塾 」,學校於1918年遷移到香港,並改名「子褒學塾」繼續辨學。子褒學塾在當時亦是一所有名氣的學塾。

圖 8:陳子褒肖像

通俗化教育與平民教育

由於文言對學生的學習產產生困難,即使能夠背誦文章,但卻對文章內容不理解。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陳子褒早在科舉考試未被廢除之時主張白話文[33]教學,亦將課文的內容編成三及第文章,即包括廣州話、文 言和白,即包括廣州話、文 言和白,即包括廣州話、文 言和白,即包括廣州話、文言文和白話文的文章。

通俗化教育不但是為學生而設,亦是陳子褒為提倡平民教育而構想。通俗化教育是他從英文教育中獲得靈感,認為英文教育的詞語都是與日常生活有關,學生能準確獲得意思,例如貓、狗、雞,相反傳統中國教育《孟子》、《中庸》、大學等經典的字義深奧,學童難以明白其意思和掌握當中的概念,不適合用作學童的啟蒙讀物[34]。

婦孺教育

1902年或以前的學堂章程,從未提及女子教育,可見中國傳統重男輕女的思想仍然存在,直到1907年才開始有女子小學的規定。

圖 9:《圖繪婦孺三四五字書》

陳子褒自稱「婦孺之僕」,曾批評孔子提出的「女子無材便是德」,主張女人要識字讀書、知書識禮,這主張打破傳統只有男子可以讀書的理念,為了達到目的,陳子褒編寫了大量供婦孺的課本[35],如《婦孺新讀本》、《婦孺論說入門》、《婦孺女兒三字書》等。陳子褒所創辦的學塾,早在1903年經已招收女生,而他所著的《婦孺須知》一書早於1898年出版推行[36]。

啟蒙教育

陳子褒主張學生應該從小教學,而且教學教學內容應與日常生活有關,以便學生能夠容易理解,例如他以「我家有一隻白狗,鄰家有一隻黑狗,白狗性善,黑狗性惡。」去代替《大學》的「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止於至善。」和《中庸》的「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修道之為教。」[37]。

圖10:《圖繪婦孺三四五字書》陳子褒自序

 

(六)女子私塾

二十世紀初,香港開設女子私塾,並只招收女生,當中包括群德學和王氏學塾,相信這與西方思想的傳入與陳子褒先生的貢獻有關。當時,子褒學塾和湘父學塾亦會招收女生,成為香港同時收取男女生的學校的先軀[38]。

女子私塾的得益者並非只是女性,同時亦是下一代的男性。即使現今男女趨向平等、亦有女性主義的提倡的香港,傳統中國「男主外,女主內」的刻版模式仍然存在,女性會被視為家庭中的照料者,一般教育子女主力都是由女性負責,私塾教育使女性能知書識禮,亦可以為導下一代的男孩、女孩作好準備,亦能有效和準確達到「從小教學」這個目標。當學童未入讀私塾的時候,又或者學童在家中的時候,女性便能發揮其「作用」,成為一個賢妻良母。

圖11:香港私塾中的女師和學生[39]

1916年陳氏家塾師生合照

[33]白話文:以口語為基礎的書面話言,相對於文言文。

[34]華聲論壇:揭秘晚清廢科舉後的課本。

[35]陳樹榮(澳門歷史學會理事長):香港電台《千色教室》紀錄片。

[36]王齊樂:《香港中文教育及展史》,頁217。

[37]王齊樂著:《香港中文教育發展史》,頁220。

[38]王賡武著:《賡武著:《香港史新編》(下冊),420。

[39]相片來自華聲論壇《清末民初時的香港彩色明信片》。

 

Copyright©2006 - 2020 www.nanchens.com  版權所有:南陳宗親 網

網站管理員:陳承溢 電話:0852 - 9802 6641 電郵:cs@nanchens.com 微信:mouchun112 QQ:2668771678

如果本站中有內容侵犯了您的版權,請您通知我們,我們將及時取得您的授權或馬上刪除。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