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鄉情鄉訊 » 南安 »

陳桂洲的詩《游翁山》賞析

作者:榕光  來源:英都鄉訊  更新時間:2018年09月27日

陳桂洲的詩《游翁山》賞析

2016-04-19

最近網上爭傳的歷史文獻紀錄片《傳奇英都》,片子開頭用閩南語吟誦的一首七言律詩《游翁山》,引起了許多人的興趣和關注。有人致電英都鄉訊編輯室,希望能夠介紹一下關於此詩作者的情況,並解析詩句的含義。

  豈必桃源境是仙,翁山形勝更超然。

  峰巒疊抱疑無路,水勢重環別有天。

  王謝衣冠輝洞壑,杜韋第宅護雲煙。

  客遊酩酊經旬日,勝昔駪征曆九埏。

這首七言律詩,收錄在民四版《南安縣誌藝文志》。作者陳桂洲(1706--1770),字文馥,號修堂。南安三都西坡(今屬豐州鎮)人。乾隆七年壬戌科進士。歷任翰林院檢討、侍讀、廣西提督學政、侍講學士、通政司參議等職。他畢生從事選拔人才和校刊典籍史冊的工作,乾隆庚寅年卒于任。終年65歲。民四版《南安縣誌》載其死後“靈柩自京歸閱二十七年,家貧不能葬”,說他死後,棺木從京城運回家鄉27年,因經濟困難無法安葬。可見他為官廉潔,家庭清貧。陳桂洲治史嚴肅認真,“辨謬晰疑,足為千古定論”。他具有與時俱進的思想作風,“為文力追先進,不徇時趨”。他的詩風格豪放,“作詩直抒性靈,弗尚纖巧”(以上引文均見於民四版《南安縣誌》)。他的著作有《希綠窩制藝》《四書慮得篇》《評史》等。《游翁山》一詩當是陳桂洲出仕前應朋友之邀請來英都旅遊時所寫。翁山是英都的古稱。

“豈必桃源境是仙,翁山形勝更超然”。

桃源,晉代陶淵明寫的《桃花源記》里虛構的與世隔絕的一方樂土,人人豐衣足食,怡然自樂,不知世間有憂患。後人稱之為“世外桃源”。形勝,地理形勢優越。超然,超出,勝過。
這句的意思是,何必去追求什麼桃源仙境呢,這翁山鄉的地形勝概,遠遠超過桃花源啊!

“峰巒疊抱疑無路,水勢重環別有天”。

巒,相連的山。

這句的意思是,這一座座山峰互相疊抱,連接在一起,看上去好像是沒有通道可以進英都的,但是走過了那彎彎環環的水路,前面豁然開朗,原來這翁山鄉還真是別有洞天啊!

“王謝衣冠輝洞壑,杜韋第宅護雲煙”。

王導是東晉初年的丞相,權勢顯赫。謝安是晉孝武帝時的丞相,功勳卓著。東晉時王、謝兩家及其後繼者功業顯著,權傾朝野,文采風流,歷史上並稱為“王謝”。杜韋,盛唐時長安(今西安)有杜曲、韋曲二地,分別是當時的杜氏和韋氏兩大姓的聚居處,因其地近宮闕又世為貴官而出名。故有“城南韋杜,去天尺五”之說,極言其與宮庭相近。

這句的意思是,英都洪姓歷史上人文鼎盛,功勳卓著,是可以和當年王謝相媲美的高門望族。英都的第宅建築,都是世代貴官居住過的,可以和盛唐時期長安的杜曲、韋曲齊名。

“客遊酩酊經旬日,勝昔駪征曆九埏”。

酩酊,喝酒大醉。“駪征”一詞出自《詩經小雅》:“駪駪征夫,每懷靡及”。駪,眾多貌。征夫,出征的將士,也指離家遠行的人。埏,大地的邊際。《史記司馬相如傳》有“上暢九垓,下沂八埏”之句。九埏就是遙遠的邊際。

這句的意思是,我在翁山鄉遊玩了十來天,這里的人們很好客,每天都置酒款待我,使我喝得酩酊大醉。那種感覺,勝過以前壯志滿懷的征夫,縱橫馳聘在遙遠邊際的豪爽氣勢。

陳桂洲這首詩,縱情謳歌美麗英都的奇特山川,盛讚曾經彪炳史冊的英都歷史人物,是一篇豪放的詩章。

這首七律曾經在南安廣為流傳,經多人傳抄,膾炙人口,二百多年來,“峰巒疊抱疑無路,水勢重環別有天”,“王謝衣冠輝洞壑,杜韋第宅護雲煙”等詩句一直被英都人視為是對自己家鄉特殊環境和輝煌歷史的讚美而引為自豪。1994年洪恭樹主編的《武榮翁山洪氏族譜序》一書,曾以《題翁山形勝詩》為題收錄了這首詩,但他可能是據手抄本引用,字訛甚多。為免以訛傳訛,我在2002年出版的《英都鄉訊》報第10期第 4版的“翁山詩抄”欄目刊發該詩,根據戴希朱總纂的民四版《南安縣誌》卷之十八“藝文志”所載原文予以校正,恢復詩名《游翁山》。

 

小編按:

陳桂洲,字文馥,號修堂,永春小岵南山陳氏校尉公第二十七世孫(知柔后裔)。由同安遷居南安。清.乾隆 7年(1742)壬戌科進士,禮部會試,欽點翰林,任侍進學士,會元(會魁),順天府丞,兩廣學政。著:《希綠窩制藝》《四書慮得篇》《評史》等。

 

Copyright©2006 - 2020 www.nanchens.com  版權所有:南陳宗親網

網站管理員:陳承溢 電話:0852 - 9802 6641 電郵:cs@nanchens.com 微信:mouchun112 QQ:2668771678

如果本站中有內容侵犯了您的版權,請您通知我們,我們將及時取得您的授權或馬上刪除。謝謝!